忍者ブログ

蝶舞翩然

真正的美麗是內涵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真正的美麗是內涵


我的漂亮女友並不多,多的是如你我般中等姿色的,分佈在天南海北,偶爾想起時會發個電郵或短信,問一問:在幹嗎?回曰:剛簽了一個不錯的合同。或曰:在天臺上喝茶看書。或曰:推薦個碟片給你看看,我都看了三遍了。女友們並非傾國傾城,卻個個韻味十足,日子過得有滋有味。
有一女友是復旦畢業生,因為海輪上的一次偶遇,遠嫁到了德國,並當上全職太太。可是她生孩子,教語言,參加主婦社團,賞畫插花,在農莊勞動,忙得不亦樂乎,把主婦做成了一種文化。前日,她從網上給我發來了照片,牽著一兒一女在漢堡的溫泉邊,笑容淡淡,邊上煙霧騰騰,如此從容美麗,春風化雨般讓人舒服。是啊,女人的年齡、職業都不是問題,真正智慧的女人總是精彩紛呈,閱歷越來越深,姿色反而成為一種背景。
雪兒也很有味道。我們相識在深圳的吉之島,一見面就韓國 年糕很投緣。雪兒皮膚很黑,但眼神獨特,穿深綠色長褲,配件黑色小襖,大大的耳環晃來晃去,讓人過目不忘。她在深圳的大學教書,閒暇時寫寫文章。學生很喜歡她的課,她從不用教材,天馬行空,年終時卻得到了學生的最高考評分。雪兒每年有半年在外旅行,用山水養顏,住各種特色客棧,認識各種有趣的人,淘各種好看的麻棉衣服和小飾物,生活過得很滋潤。她說起束河小客棧裏乾淨的蘭色土被、好吃的泡蘿蔔,以及推門可見的月色……回家後,她也會調理自己的家,在院子裏栽上琴絲竹、迎春花和木棉,還會種辣椒、青菜,愜意無比。雪兒有個相處五年的男友,彼此遵循放養愛情之道,他有自己的事業,而她也有自己的生活,相對自由。有次兩人約好時間,她在樓下等他,但男友突然有個急事,沒處理完,她就一直等著,不急不躁,堅決不打電話。一個小時後,男友下來,她朝他平靜地笑,男友說:那一眼的感覺真的很好。這樣的女人,怎麼會不美麗?
我喜歡在某個清晨,打開郵箱,感染女友們帶給我的好心情。
一封是大學時代的好友宛兒從國外發過來的電郵:
“我來多倫多的第一天清晨,推開窗戶,看到綠色草坪上有兩只黑色的小松鼠在散步,它們居然散步到馬路中間去了,路上的汽車安靜地等它們通過。你知道嗎?來我家修水管的工人身上都噴著香水,哼著歌兒修馬桶,勞動變得如此愉悅……”哦,這個總能自得其樂的女人!宛兒有過許多次刻骨銘心的失敗,無論愛情還是事業,但她依然堅持夢想,當初她從武漢銀行辭職,隻身去廣州,從媒體的小記者幹到首席編輯,後來開了一家小外聯公司,認識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婚後遠赴加拿大,開始紮著頭巾當房東,淘舊傢俱白手起家,並很快供職於當地一家有名的華文媒體,生命力更加旺盛。
還有一位從未謀面的朋友從大連發來的郵件:她剛放棄升職,當上幸福的媽媽。
“一個女人在什麼年齡做什麼事,這樣才不後悔……我現在餵奶都要躲在奶瓶後面,因為我的女兒特別喜歡笑,我一看她,她就要停住喝奶,咧著嘴沖我笑,我不知怎麼辦,只好把頭藏在奶瓶後面了。”讀完,我也忍俊不禁。
又一日,收到遠在澳洲的朋友發過來照片,背後是墨爾本湛藍的海,她穿著一件紅色的長裙,搖曳如木棉花,手上拎著鞋子。郵件後附:幸福模樣。這個朋友是個喜歡發現並讚美生活的人,總能發現生活中點滴的幸福,並善於把它傳遞給身邊的人。
在清晨接受朋友們傳來的好心情時,我也不忘回送一份。我把在婺源小鎮照的戴著米色闊邊帽的照片發給朋友,那是我忙碌一年對自己的獎勵:除了一份風景,還有我春天般的笑容……
去年5月,我和兩個女友從不同的地方出發,相約去鳳凰小鎮。我們穿著最有風情的衣服,披著薄棉披肩,長髮飄飄,環佩叮噹,笑容淡淡地走在青石板路上——生活如此美好。
真正會做女人的女人是可以出神入化的,我相信,這世界因為我們這群對生活始終心懷熱愛的中等姿色女人,將會變得越來越美麗。幸福與容顏無關,向中等姿色女人致敬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