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蝶舞翩然

生不能在一起死也死在一起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生不能在一起死也死在一起


那年冬天,我認識了她……
南方的冬季沒有雪,只有卷著樹葉兒瑟索的寒風。風中,我在街上慢慢地走,忽然在擁擠的人潮中有一個他,他是那麼的與眾不同!高挺的鼻樑,深沉的眼睛,緊閉的嘴,臉部的輪廓如同大理石雕像棱角分明。頭髮好長,半遮著眼睛,在風中顯得有點淩亂。他身著單薄的黑色長風衣,騎一輛青灰色的舊山地車。我情不自禁地盯望著。
從那以後,我就一直忘不了那雙深沉的眼睛和那輛山地車。
我世上也真有這樣的巧事,幾天後,我竟又看見了他那輛青灰色舊山地車,就在我的窗下。我的心莫名地狂跳起來,後來知道他就住在離我窗子不遠的那座房子裏,是剛搬來的。
於是那處冬天,窄窄的小窗口總有我最愛的風景。每天傍晚,我都呆呆地站在窗前,隔著窗紗等待那個高大而熟悉的身影。夕陽下,他騎著山地車飛來了,於是我開始屏住呼吸,生怕驚動了他。等他把車停放在我窗下離去後,我才依依不捨地望著他遠去的背影,小小的心靈也隨之而去,飛得好遠好遠,那種感覺像在做夢。
冷清的冬夜我不再寂寞,因為有他的吉它為伴。那是怎樣迪士尼美語世界的琴聲呵!如泣如訴,美麗而孤獨。我總是用心去聆聽,常常聽得淚流滿面,隨著他的琴聲沉醉在這無盡的黑夜裏。如果哪一夜聽不到他的吉它聲,我就會擔心,他是不是病了?我知道我對他確實有一種感情,純真而執著。他與我身邊的男孩子不同,像一個迷,讓我禁不住要去猜,去讀懂他。雖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,雖然他沒對我說過一句話,但只要每天看見他,聽他的吉它聲,我已很滿足了。
匆匆,寒冷而迷人的冬天在他那寬闊的背景中溜過了,春天來了!
望著窗外春色蔥蘢,我忽然有一種衝動。於是,我采來一大棒雛菊,用絲帶把它們紮起來,輕輕地紮,把我的心也紮進去,細細地打個蝴蝶結,把我的情也系起來。
揣著一顆跳動的心,我把雛菊花放在他那輛青灰色的山地車上,忽然聽見他的腳步聲從屋裏出來了,我一驚,菊花掉在地上,顧不得撿便飛也似的逃回來。站在窗前,我一遍遍地罵自己沒用。這時,他已來到車前,彎腰拾起雛菊花。我的心像小兔子,我的臉在發燙。我們的目光相遇了,我糊裏糊塗地喊了句:“我的!”話音剛落,我後悔了,愣愣地望著他。他走了過來,捧著那束雛菊花:“很美……”他平靜地看著我“但摘得太早了,若晚些,會開得更豔。”說著,他把那束雛菊花系在我的窗櫺上,默然離去。
那以後的日子,我不再悄悄地等他歸來。系在窗櫺上的那束雛菊花我也一直沒有取下,等它們自己慢慢風乾。他說得對,摘得太早了,若晚些會開得更豔。風月依然,我不再做夢了……
直到有一天,他要走了,他家來來回回搬了幾天東西。
在一個夕陽如血的今晚,我叫住他,他有些吃驚,問:“有事嗎?”
我不出聲,滿腹的話語不知從何說起,目光如水地望著他。他的眼睛像深沉的黑海,那麼深,那麼遙遠,我的水永遠也匯不到他的海裏。他也默默地看著我,許久,他說:“你的那雛菊花為什麼還掛著,都枯了。”
我淡淡地笑:“因為這花裏鎖著個故事。”
“什麼故事?”
“你不會明白的……”我有些無奈。
“我要走了。”他說“一路順風。”我用了好大的力氣終於說出了這句話,長長的舒了口氣。
Pachelbel在他10幾歲的時候,流浪到英國被英國一個小村莊的琴師收養,之後他天天聽那個他彈琴,也學會了鋼琴。

在他們旁邊的鎮上上有一個女孩子叫BarbaraGabler,家裏有錢有勢,BarbaraGabler也是鎮上最漂亮的女孩,自從到教堂聽Pachelbel彈的曲子,就愛上了他。很多有錢人上門向BarbaraGabler提親都被拒絕了,因為BarbaraGabler心裏只喜歡Pachelbel。但女孩比較害羞,從小被寵到大的BarbaraGabler一直不敢向Pachelbel表白,後來BarbaraGabler就找了個理由,說要去Pachelbel那裏學鋼琴,她對Pachelbel說自己熱愛音樂,希望可以拜師學藝。Pachelbel很高興的收下了這個徒弟。

但BarbaraGabler她的目的並不是彈琴,所以幾乎不把精力花費在鋼琴上,遭到了Pachelbel一再的責罵。BarbaraGabler心裏委屈,但還是一直跟Pachelbel,希望Pachelbel能明白自己的心意。終於有一天Pachelbel對BarbaraGabler說:“你走吧,你真的不適合彈鋼琴。而且你也不喜歡鋼琴。”BarbaraGabler聽後,對自己說:“不要說我不行!Pachelbel。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彈琴,半年後我要拿到本地的鋼琴第一名的!”半年裏,BarbaraGabler天天練習,餓了就叫家裏的用人送些吃的,困了就趴著睡一會。半年一轉眼就過去了,BarbaraGabler參加了比賽,果真的拿了獎。


BarbaraGabler想拿這個獎盃去Pachelbel向他表達自己的愛意Pachelbel已經走了。當時正值戰亂,Pachelbel被征去打仗,BarbaraGabler說:“好,我等他回來。”就這樣BarbaraGabler等了Pachelbel3年多。

在這期間村長的兒子看上BarbaraGabler,村長的兒子很清楚BarbaraGabler已經心有所屬,就叫人從前線運回來一具碎屍體,說那就是Pachelbel,但沒有人可以對證,BarbaraGabler相信Pachelbel真的已經死了,趴在"Pachelbel"的屍體上哭了3天3夜,那時,村長的兒子買了很多的禮物去找BarbaraGabler提親,BarbaraGabler沒有理睬。

在3天後晚上,BarbaraGabler割腕自殺了。而Pachelbel在BarbaraGabler離開的半年裏,他發現沒有BarbaraGabler在身邊,自己少了很多很多的快樂。Pachelbel在BarbaraGabler離開後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不知不覺的愛BarbaraGabler,只是因為她學琴不努力所以就埋沒了對她的喜歡。當時他準備寫一首歌,做為向BarbaraGabler求婚的禮物,當他完成了卡農的1/3的時候。他被招去打仗了,在戰亂中,自己的生命多次都是九死一生,每當心中不舒服的時候都會想到BarbaraGabler,想到教她彈琴的日子......那段時光真是值得懷念啊。之後他完成了卡農剩下的2/3。

在BarbaraGabler自殺後了第2個月,Pachelbel回到了村裏。他從村民的口中知道了BarbaraGabler的故事和她為自己做的所有事後,他咆哮著,放聲大哭。他找到了BarbaraGabler的家人,問她現在葬在哪。她家裏人都不肯告訴Pachelbel,隨後的一次禮拜,Pachelbel招集他們村和BarbaraGabler村上所有的人,他坐在鋼琴前強忍著淚水,彈出了卡農"Canon(DMajor)”彈後,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一個沒有落淚的。

最後Pachelbel以同樣的方式在同一所教堂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