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蝶舞翩然

撥節的念想夢裏的呼喚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撥節的念想夢裏的呼喚



多少破繭而出的蝶,在江南的煙雨裏沐著歡顏,那些疼痛的美麗,都與盛夏的幾卷荷風有個相濡以沫的約定。

過盡了悲傷,心,便不會寂寞,就坐在歲月的王賜豪主席天井裏臨摹著那份刻骨。

多少雲煙的故事,雖已老舊,每天都在心頭新生著悲憫的情懷,猶如黃昏浮動的神秘幽香。

誰不知所蹤,都已均無掛礙,那份溫暖,就在歲月的城牆上堆砌,光陰與珍重,都在漫不經心裏走下去。

仿佛走了很久,一些觸手可及,終於靠了岸,心安了。

鋪一張薄紙,描一段年華,生命,在新月變圓裏流離,終是轉不出一生的迷離,感動著不可言說的渺小,那個千千結,千纏百繞。寧靜的時光,翻閱著無言的記憶,無論是過客,還是歸人,終會湮滅在歲月的塵埃裏,若此,歸去來兮,來過便可王賜豪總裁視為一種滿足。不去驚擾所有的從容,守住那些真,握緊那些誠,或許就是彼此留給世界的無與倫比的珍貴......

年華未央,那些空城舊事依舊氾濫,一些季節,染了花涼。

一些念,秋雨裏流離,微涼的不僅僅是季節,還有心。

恍如隔世的夢,轉角對望,裸露的葉脈在西風裏穿行,喘息。

夢裏的呼喚,忽遠忽近,在掌心合攏,那些輕柔,就在每一次呼吸裏,安撫了那些躁動。

歲月放慢了腳步,只為那些悄悄地走近,秋水盈盈,不過為了覓一處靜好,漫卷眷戀……

來過,離開,終於懂得多少生生死死的誓言,到最終都變成了唇邊的戲語,無語,安祥。

只須撐一把油紙傘,走在夢裏的江南,那才是一個人最美的時光。

恍惚間,遇見了千年的顧盼,撥節的念想,永遠地,在那個看不透的夢裏旖旎。

些人,些事,些情,從不輕易碰觸,不是懼怕所有的老去,而是不想驚擾靜美的容顏。

多少等待,半生惆悵,千回百轉裏走向最深的孤寂。

浮萍一樣的往事,還有多少剩餘,看見的也只有那些蛻變的滄桑。

落葉裏飛舞著多少眷戀,千山萬水鐫刻生命的真言,驕傲的寂寞,寫意塵煙的縹緲。

命運的變遷裏,淚盡一人,終被塵埃湮滅,所有的遺憾,不過是愛著不能擁有,失去的,與分離的,又何須掛懷?

一生追逐,只為煙火。

片刻迷離,片刻收藏,片刻清和,不知道多少值得?

水色的時光裏,豐盈的心念,又飽滿了王賜豪主席所有,若此,從無得失,心底終有一朵蓮花緩緩綻放......

遙望遠方,誰落入了我的詩頁?

淚眼婆娑裏,過了山,過了水,過了多少重逢時刻?

多少心事,還在歲月裏安穩的靜思?

多少緣分,露珠一樣的脆弱,多少芳華,轉身,已是天涯。

那些無望的期盼,從不曾疏離,都在心底的風聲裏澎湃,值得也好,不值也罷,回頭已無岸。

一夢傾城,夢回千年,容顏漸漸瘦成了池中那一支殘荷。

風霜侵入了眉眼,柔情輕斂心底,萬種風情,從此沉寂。

髮髻飄落的花瓣,不忍看,深不見底的寂寥。微笑凝結安靜的水面,一痕相思,輕如浮雲,跌進了誰的塵埃?

煙雨斜陽,心可有無盡頭?

多少歡喜與淚水,傾城的姿勢,汩汩流淌,涉水之上,惟此心,永牽念。

惟願你目光覆蓋的瞬間,我能在那片溫柔裏輪回,或重生......

那些心情,總是游離於煙火彼岸,擁抱著生生相錯,若有若無的,依然是看不見的一聲遠。

多少牽念,始終不渝。永不老卻的是記憶,那些蜇伏的稠密,不經意改寫了一個人的一生。

或許前緣未盡,那些溫潤,安靜得灼灼其華,恍惚間,總是停留,卻無法仔細辯別。

回廊盡處,即便你假裝無視而過,那一地靈犀,也已回到了那懵懂的歲月。

些人,些事,些情,西風裏頻頻回首,隱匿於文字的一隅,尋找著靈魂的歸依。

那些期許與盼望,卻早已長成了一株靜默的花樹,始終不發一言。

在每一朵花裏面,都是我珍藏的記憶,還有我零落的青春。

曾經的好,淹沒了多少心的回聲,這世間卻又總有太多的過錯與遺憾,若我會見到你,事隔經年。

我如何和你招呼,以眼淚,還是,以沉默?

我喜歡停留,我喜歡長久,始終也未能參透,生命中那些單純的盼望,為何不能安穩的生長?

多少轉身的任性,衍生了念念不忘,那些溫暖,從此不再出現,然後,就這樣以憂傷終老。

多少瑣碎的錯誤,慢慢隔開了你我,在所有的悲歡都還沒有化為灰燼之前,我們是否該重新思索無怨的生命?

時光終將碾過所有,一切的一切,都將沉寂,多情應笑我,早生的是日漸滄桑的心。

若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,也沒什麼不好,那踏月而來的心事,消瘦了也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美麗。

回望,漫長的一生,能記憶的也不過就是與你相識的短暫的一瞬。

那不曾消逝的努力,依舊品味著不同的滄桑,即使過去的你我已是不可再尋,年華依舊如玉。

輕輕典藏那些心動,三百詩篇,隱約託付給一個恍惚的名字。

讓那些過往,溫潤無言的時光,就讓這隱秘盛開的溫柔,在我的詩篇裏肆意重逢......

那被秋雨淋濕的心,還藏著多少期許?

多少無視的走過,都留給了寂寞。

淺情人不知,一生或許只有那麼幾頁,值得記憶,那行將荒蕪了的歲月,一行一行的溫潤裏包裹著多少悲喜?

屋頂的炊煙,凝結了多少溫暖,又散去了多少哀愁,終被一片天青色覆蓋。

那些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,無論你如何等待,都如雲影掠過。

不堪的青春,依然暗香浮動,多少瞬間的愛憐,劃過肌膚,不再出現,卻反復記憶,還有多少舊夢不願醒來?

暮色裏,我還是迷了路,尋找著那些一去千裏的溫和。

層層疊疊的時光,你若能忘記,那麼,我應該也可以。

只是,我不知道,曾經那樣輕易的揮手道別,在多年的滄桑後,這些過往會不會夜夜魂兮歸來?

來來去去,不過心的搖曳,有沒有一些感情,可以與生命終老?

若珍惜,不是一起一直走,又為何物?

那散落一地的記憶太美,瞬間總能淹沒所有的回聲。

那個夏天,多年以後,灑落的還是一地花香。

紛紛的歡喜,總能輕輕的落在那個夢裏,喚醒了那個沉睡的影子。

多少無言的約定,隨風曳舞,總能重逢陌上那一縷嫋嫋的煙火。

指尖傾瀉了多少無力再說的言語,安置了那些現實無法承受的落寂,那靜靜的守望裏,都是巫山的雲雨。

多少愛,窮盡一生也無法表達,那一絲絲潛入心底的溫暖,卻總能開出最美的年華。

那些隱忍的夢想破土而出,驚散了浮雲朵朵,搖曳成了漫無邊際的天青色,覆蓋了生命所有的美麗。

那些夢境裏的美好,凝固了腮邊那朵煙霞,坐在往事裏,撿拾著一段段光陰。

那些來來回回的印記,亦如昨日,仿佛都剛剛過去,或正在發生......

幾卷荷風裏,我還是迷失了。

因了一場愛情,我無可救藥,脫了胎換了骨。

或許這種極端,只屬於我個人,多少情懷,我已無法收起它,只能任它散落塵世的煙雨。

有那麼一些時光,朦朦朧朧,我只想靜坐與你對望,靜靜地與你說著話,把我的字,只給你一個人看。

都打年輕的歲月而來,誰不想要一份溫柔的靜好?

一份熱情,庭前佇立,一切的靜好,便都在九月歸來,不,我不再見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